FC2ブログ

夜間飛行

強く生きなくては いけないよ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文风问卷

有很多很多复制黏贴的历史,所以藏一藏,藏一藏
1 用平时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他第一次见到那家伙,对方就是他日后监管的那副被打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的熊样。白色的披风显然不属于他,大得过分,被别人的或许也有他自己的血液染得通红,只有腰带的位置仍然保持原色。金眼金喙的巨大鹰站在蜷缩成一团的小娃娃身后,视线锐利,显得那孩子的紫色眼睛越发柔软无力,像是路边被嗖嗖的冷风吹得摇曳不止的三色堇。
他使出吃奶的劲费力爬上了尚未完全建成的外来者的城堡顶上之后,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光景。打从那一刻起他就在心里默默下了定论,那家伙是个没用的笨蛋,即使日后再怎么如日中天还是风中残烛,这第一印象带来的定论,至少在他心中,从未变过。


2 用小学生说话的风格(就是流水帐)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阿丹是个笨蛋。在地上的时候是,在船上的时候也是,被挂上了桅杆之后更加是了。他宣扬起国威来太过卖力,手舞足蹈,声嘶力竭,中气十足,得意洋洋,以下省略,我实在是很不想认识他。可是最让我想不通的是,就他这点尺寸,居然还能挺起胸膛自称是我们的老大。
要我说的话,哥哥和阿瑞无论是尺寸还是形状都比他好得多了。
不过阿瑞,托你的福,我们过冬的钱粮都已经收足了,所以你可以不要再加深脸上的阴影了吗?


3 用死蠢欢乐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
“什么?”
“就凭着跟你看个电影吃个饭上个厕所洗个澡都能遇到的频率,怎么在你那回去当恐怖分子的帮凶之前从来没见过呢。”
“什么恐怖分子的帮凶,小心我告你诽谤哦。警察当时还扣了我三天呢,还不是一样没证据啊,以我在警察局门口撒的那泡尿发誓,阿银可一贯是个良好公民。”
“是吗,你还在警察局门口撒尿了吗?记着了,明天一上班我就会开张罚单给你的。”
“滚你的,光会压榨民脂民膏的税金小偷。”
“你才滚吧。按说就你这一脑袋天然卷的白毛,隔个两百米就能认出来吧,怎么以前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你就跟这茬扛上了是吧?行了行了,副长大人贵人多忘事,哪能记着我们这些蝼蚁百姓呢。”
“那你就有印象了?”
“有,有,当然有。就您那瞳孔扩散的青光眼,隔着五百米就能认出来。当时我就想了,这谁家的小哥啊,年纪轻轻就瞎了眼真可怜啊……”
“去死,你才瞎了眼。”
“我这不就是因为瞎了眼才看上了你嘛。”
“……”
“……”


4 用虐的、文艺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电话铃响的时候他会迟疑,不喜欢听到话筒对面空洞着声音没有人说话。某天晚上他声嘶力竭地对着话筒喊却无人应答,电流空洞的声响和细微的干扰声放大到充斥整个办公室,最后以电话亭里某人的血作为结尾。
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军人已经已经见惯这样的事情,非正常的死亡。挣扎的,痛苦的,没有任何安详与平静可言的死亡,在生命的最后用仅存的力气也说不出一个字。身边没有全世界最珍贵的老婆和女儿,只有电话那头一遍一遍重复的近乎歇斯底里的他的名字。这样的死亡对于军人来说司空见惯,在挂上银怀表的那一刻起也注定了多少人会在他发火布的手套下经历同样痛苦的死亡。
但他就是无法接受。
无法接受原本不属于他可后来他拥有了的东西,被硬生生夺走,像撕下自己的一块皮肤。

——复制黏贴旧文真开心啊真开心(被揍死


5 用新华社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本报讯,昨日街头惊现一具男尸,以跪姿被车辆碾压而过,其状甚为凄惨。
据目击者描述,此男子豪气干云地声称,在日本,人们都是跪下来拦出租车的。在其亲身演示的时候,不幸被一出租车撞倒,酿成惨祸。
目前已经查明,驾车男子为瑞典籍,死者为丹麦籍,目击者表示自己为挪威人士,并表示死者纯属咎由自取。驾车酿成惨剧的瑞典男子在接受采访时也并未流露出遗憾之情。
这件惨剧到底还有什么幕后隐情,日后将如何发展,我社将对此进行跟踪报道。

——Low Tension最高!(被揍死



6 用童话(功力足够的话暗系欢迎)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市丸银做了一个梦,梦见很久以前,乱菊还不穿高跟鞋,他们一起穿着脏不拉圾的旧跑鞋,本来是白色的结果现在不知道成了什么颜色的跑鞋,在捉弄了学校体育保管室老头之后拼命地跑。
乱菊的脸上好象也沾了很多灰,头发乱蓬蓬的,然而眼睛闪亮。
像是童话书里落难的小公主,和一只银色毛皮的小狐狸牵着手逃离坏猎人的追捕,逃进狐狸的窗子,那里有他们所有的过去。
然后镜头突然切换到高三三班的教室,他推门进去,喀哒一声响,然后从地上传来乱菊的声音:“If you keep on making any noise,I will throw you out of the window。”
乖乖,三班的教室在五楼诶。
他疑惑地低头看着地上发出乱菊声音的蓝色机器,磁带转动的微小声响被放得很大,一圈一圈转动的声音,好象全班都听得见。
然后他就醒了。


——复制黏贴真开心啊真(ry……


7 用悬疑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我们听到了枪响。可是周围那么多居民楼,居然没有一个人有反应。”白哉垂下了眼睛,“我看了表,表停了。海燕的也一样。手机、学校门卫室里的钟,所有能显示时间的东西都是静止的。”
海燕拉着白哉靠在门卫室外的墙上一动不动。他用的力气很大,白哉的手腕被他握得生疼。海燕示意他不要出声。凶手最想杀的一定是目击者,他们虽然没有看到凶案的过程、没有看到凶手的脸,但如果让凶手知道他们在场的话,一样会很危险。
白哉听到校园里不知什么地方传来猫叫,凄厉如同鬼哭。这种季节野猫特别多,他感到脊背有些发冷。

——复制黏贴真(ry……


8 用韩剧(狗血)的风格写写看?

不久之后斯派克就站到了比夏面前,受了不轻的伤,然而还是毫不在意地笑。比夏握紧了手中的剑,然后他们之间的战斗开始。他们曾经是朋友,是兄弟,是唯一可以在战斗中放心地把自己的背交给对方的,有过命交情的朋友。十年前的黄昏,比夏第一次见到斯派克,那个十七岁少年的笑容还有一点腼腆。恍然间忽然已经十年过去,十年,爱也好恨也好,已经十年。现在的比夏和斯派克因为茱丽亚的死终于能够下决心杀死对方。
子弹穿过比夏身体的一刹那他能感觉到血从自己的身体里喷出来,可是很奇异的没有感觉到疼痛。意识模糊了,遥远了,像回到那些温暖的日子,教堂里金发女子安静的侧脸,夕阳中褐发少年腼腆的笑容,比夏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从他与那两人相遇的那天起他就注定一生被他们束缚,爱也好恨也好,从那一天起开始的一切到今天都结束了。

——嗯三角就是狗血……!


9 试试梨花体吧!

我的
所爱
在豪家
想去
寻他兮
没有
坦克
摇头
无法
泪如麻
爱人
赠我
玫瑰花
回他什么
赤练蛇
彻底
翻脸
不理我
不知何故兮
——自己
一人
乐罢

——鲁迅先生对不起!


10 写写严肃正剧向?

“……葡萄为饰,树叶作衣,双年来庆……”撒加在身后队列的合唱中渐渐放松下来,空气中扩散开来的歌声如同醇酒的海洋,迷醉了被海水包裹的一切,模糊了自我与他者的界限。队首的少年不知何时牵起了手,两条洋流在海中交汇,既是自己又不再是自己。不久之后他们将戴上面具,穿上高底靴,在众人眼前展现不属于自己的生命。然而现在他们裸露的脸颊仍能接受晨风与朝晖的亲吻,他们仍然是撒加和艾俄洛斯,走在通向他者命运的途中。

——不管是不是真的严肃正剧了,我写这篇的时候是打着要写严肃正剧的主意……的!

11 再来一个Crossover(混合同人)吧

田边把手肘搁到玻璃下方的窗沿上,手心慢慢贴上玻璃,再然后是额头。他隔着玻璃贴上片濑的额头,体温很快被冰冷透明的阻挡物吸收,无法交换。片濑没有动,低着眼睛细数田边的掌纹。田边的手很漂亮。片濑忽然觉得可以理解为什么田边当红鹭的时候可以骗得了人,即使他无心欺骗,这种不声不响的温柔仍然可以轻易渗透过隔在人和人中间的墙或者外壳。
你可以说他虚假,但事实就是很少有人会想要拒绝温暖,即使这温暖多么微不足道多么容易被玻璃阻挡。
更何况,他没有任何理由非要去讨好他。
他忽然想了解田边智这个人,了解他什么样子是在欺骗,什么表情才是真心,什么东西让他绝望,怎样算是受到伤害。
他想了解他和他的过去。

——《クロサギ》里的田边智和《ほかベン》里的片濑理一郎……嗯,拯救失足青年的年轻律师这种狗血


12 再加一个知音体不会死的。。。

父母死后姐姐逐渐也开始不回家,天天回到家掏钥匙开门,屋子里一片暗,没有人声。他开始害怕回家,开始多话,对随便哪个认识的人说,对难得回家的姐姐说,不出声地对自己说,仿佛不说话就不能生存。可是说得越多,越觉得虚妄。后一分钟就会忘记前一分钟说过的话,因为没有一句有被记住的价值。
无意义的闲扯而已,不投入感情,不发自内心,不经过思考。田边只是觉得,这也许是唯一一种尚能证明自己存活在人类世界的联系。
独自一人的寂寞太可怕,虽然说不了真心话无法真正交流的世界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他在CD店看到崎时,刹那间仿佛时光倒流,重新回到可以笑得没有虚假可以跟人一起打球可以躺在天台上看云的日子。那是他真实地生活的时光。而崎,是把他从现在的生活里拉起来,把他与那段真实的脚踏实地的生活联系起来的桥梁。
唯一的桥梁。
不是崎其实也没有什么两样。只要是与他共同经历过那段时光的人,只要可以让他感到自己真实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谁都没有区别。田边只是迫切地需要一个人带他离开虚空,而这个人是谁,无关紧要。
现在想来,也许是谁都好过崎。
崎切断了他与人类世界的最后一道联系,告诉他他永远不可能回到过去。

——嗯这样的应该算社会新闻知音体……吧?

13 自己选一种风格写一写吧

“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你是我的学生,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你现在那么执着,只不过是因为你见到的世界和人都太有限了吧。以后你会发现自己能够到达的世界有多广大,你的未来还有多长,而我不一样。总有一天你会觉得,当年的自己实在是太没见识了。”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扬起了嘴角,极其轻微的弧度。土方不知道那到底是个太过虚幻的微笑,抑或只是自己模糊的视线扭曲光线造成的错觉。
“不过呢,”那个微笑飘忽不定,哪怕伸出手去沿着唇线描摹也无法确认,哪怕用最快的快门也无从凝固,好像吹过一阵风就会消散不见,但让土方感到不解的是,它竟然能穿透他眼里的水幕,像过于灼烈的日光一般在视网膜上留下至少是一时半刻无法消除的印迹,“我说了,我的世界只有这间教室而已,我会一直留在这里,不管你们去哪里,不管你们的世界能伸展到多大,我都会留在这里。”
“所以,如果等你看够了这个世界之后还能想得到的话,回来看看也可以哦,土方君。”

——嗯是的这就是一辈子的少女心(被揍死

Comments

 
我可以占楼待编吗TOT快要没电了但是好棒好棒啊!!!
虽然能看出很多的风格但是从头到尾是统一的所以果然写神马都(ry(揍死
 
阿藍藍超級認真的在挖自己的歷史(捏捏阿藍藍
於是說從文就看得出來了,阿藍藍做事情超認真的,最喜歡認真的阿藍藍了!!調戲起來更帶感~~(喂!
於是我完成任務了!!嘲笑了阿杆!

Body

« »

11 201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Private Heart

淇奥

Author:淇奥
懒散纠结,无能废柴,自作自受
目前主萌:
Merlin:Arthur Pendragon中心,MA为主,A受倾向
House.M.D.:House/Wilson
厨倾向严重,萌点经常迷路,总之慎入
除此之外主要内容为APH奥中心及部分三次元向内容

同萌
西奥同盟
Heart Station
风沙星辰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