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夜間飛行

強く生きなくては いけないよ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Humanum Amarest, Humanum Ignoscerest

子奥神罗+伊奥

极冷CP慎入

雷,慎入。



Humanum Amarest, Humanum Ignoscerest

奥神罗:

罗里希第一次单独和神圣罗马说话的时候,他自己也只不过是只有六个苹果高的小娃娃,比那个戴着色大帽子的孩子都要矮上一截。他那时候正没了上司,隔壁成天和他吵来打去的邻居们也趁机都来敲一下脑袋拉一下呆毛捏一下脸颊。他顶着满头包看到曾授予自己公国地位的衣男孩跟在皇帝身边不情不愿地走来,鼓着脸颊似乎在赌气。他磕磕绊绊地迎上去行了个礼,又抬起头来冲着金发的男孩高高兴兴地笑了起来。青色眼瞳的男孩别别扭扭地缓和了脸色,见上司抛下他忙着去接见诸侯了,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您好。”他看着金发男孩郁郁不乐的样子,试探地问,“您觉得冷么?”
“你见过意大利吗?”金发的男孩子心事重重地开口,“我原本是要跟着上司去找她的,可她总是不肯跟我回来。”
还只有六个苹果高的罗里希觉得他看起来很失落,于是挪到近旁安慰性地覆上了他的手,他自己的手甚至比对方的还要小。“但是上司说要先解决你这里的事情。”男孩回过头来看了看他,“他说你会帮我,不会背叛。”
紫色眼睛的孩子其实尚且不太明白正在发生的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也不太明白背叛的确切含义。他只是觉得面前这个表情严肃地晃着双腿的男孩看起来很无奈,即使他有皇帝作为上司而不像自己这样连上司都被驱逐,也依然那么无可奈何。他觉得自己应该帮他,也许应该帮他带回那个叫做意大利的女孩子,也许应该帮他实现其他愿望。他是为了保护神圣罗马的东部边疆而生的东部边区,理应守护,理应协助,理应忠诚。
于是他开心地笑了起来,用力地点了点头。

•1237年背景


伊奥:

费力西亚诺揉了揉眼睛,这场战役看来又要输了。没办法,战争从来不是他所擅长的东西,在这不擅长又不得不为的事情中,他最拿手的又只是逃跑。他想起了十八年以前,库斯托扎的雨中他鼓起所有勇气与意志力想要认认真真地战斗,却还是溃不成军。
他觉得鼻子有点酸,于是更用力地眨了眨眼。可他却说不清鼻子到底为什么酸,是因为即将失败而不甘,还是类似孩子被父母打了一顿的委屈。
要是罗里希先生见到,大概又会皱起眉头责备他吧。费力西亚诺印象中那位紫色眼睛的监护人总是严厉的,很少笑,从来不哭,知道他是男孩子以后每次看到他哭都忍不住皱起眉头来,语气冷淡居高临下,还藏着一点点烦恼与无奈。不过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罗里希了,即使他知道,那个人几个月前还在威尼斯。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圣马可广场上每天都会传来美妙的音乐声,华尔兹、波尔卡、歌剧序曲,偶尔也有进行曲。从演奏的曲目看,根本就不像个军乐团,而且还是奥地利的军乐团,选曲多半是意大利作曲家的作品,就好像是专为他在演奏一样。音乐的每一丝流转都像那个人的声音一样熟悉。他闭着眼睛也可以想象出罗里希先生站在乐队前方,神色平静而专注的样子,可以想象出他的每一个收拾,甚至可以想象出那双紫色的眼睛里投入而内敛的光彩。只是他不能去看,甚至不能倾听。
当他还是个小娃娃的时候曾乖乖地爬上高高的椅子安安静静地听当时还是少年的罗里希演奏,手放在膝盖上,满心单纯的喜乐。可是他渐渐长大,也渐渐感到民众的意愿是如何在他的血液里搏动。作为费力西亚诺这个没用的青年藏在心底的愿望,被作为北意大利的自己的血液冲刷而过,混杂在一起分不出本来的面目。他喜欢的音乐出自民众心里的敌人之手,因此他必须拒绝。
平常的日子里他总是很快就忘记这些烦恼,又在不知所措的瞬间突然想起。只是他从来不知道他的监护人在想些什么,紫色眼睛的青年很少把想法诉诸表情——至少以费力西亚诺的标准来看。他仍记得有一次在看歌剧时,罗里希站在与他隔开几乎整个剧院的对面遥远的包厢,一身雪白的军服却老远地抓住他的视线。然后整个剧场里突然下起一场花雨,绿白红三色的鲜花如箭一般向白色军服的奥地利青年掷去,国旗颜色的花明白无误地诉说着仇恨与怒火,而矛头所指的青年只是低下头漠然地扫了一眼脚边洒落一地的三色花朵,神色不变。
他不认为罗里希迟钝到发现不了其中隐藏的恨意,也不认为紫色眼睛的青年无动于衷到仇恨不能伤其分毫,他向那个人也许只是不在乎。
就像现在,他满身灰土地坐在地上,抬头看向前监护人紫色的眼瞳,而对方仍是不动声色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却不再有多年以前一手把他提起来时的少年意气,眉目间反而隐隐透出疲惫,全无一点胜利者的欢愉。青年似乎有些无奈又有些困扰地叹了口气,对他说:“行了,您走吧。去波伏诺瓦先生那里,他会带您去找您的哥哥。”他停了一下,像是在梳理记忆盘根错节的枝条,“还有,那一位笨蛋先生当年说的似乎没错,兄弟还是该呆在一起比较好。所以,请您走吧,我不会再阻止您了。”
他的眼泪再次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啪嗒啪嗒地砸在手背上和泥土里。他其实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怨恨、害怕、敬畏或是去爱那个人,于是也无从分辨现在的眼泪究竟是出于战败的不甘、回归的喜悦或是离别的悲伤;而他又已经长大,不能再像一个多世纪之前那样哭着扑进面前青年的怀里。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注视着对方向北离开的背影,哭着想起,反正他从不吝惜自己的眼泪,那么再这样莫名其妙地多哭一场,又有什么关系呢。

•国旗色花的捏他来自tks様的伊奥同人志《夏の嵐》,原本来源为电影《Senso》中的场景。
•标题意味To Love Is Human, To Forgive is Human,古典拉丁语。
•背景设定为1866普奥战争时期的伊奥战线,奥军打败意军,却仍将威尼斯转交法国,由法国交还意大利。

Comments

 
555好萌……我死了……
小時候的羅先生有一絲純真的魅力真是率直可愛……越來越喜歡神羅了啦!
下面那篇我一眼也發現是哪個同人了!XD
覺得伊還挺可愛的真就是最近的事情,我也是覺得男孩子啊哭哭啼啼的不大好,男孩子要有擔當。但是看到這麼率直的感情表達又突然有點眼眶濕潤啊……
 
谢谢零华桑/////////呜呜其实很怕雷到人的> <
子奥真是傻乎乎的,不过就是因为傻乎乎所以可爱哇TvT而且神罗小朋友好可爱的呜呜呜!
那本同人志我真的超喜欢……TvT,有阵子满脑子都是那个场景TOT,于是无耻地用了呜呜,那本让我对伊奥亲子彻底开眼了(被揍
小伊的废柴和哭哭啼啼其实……我觉得还挺激发人孩子他妈本能的(快滚!)尤其在和那些个不擅长表达感情的人对比……(爆
 
噢漏漏。。伊奥好萌。。
感谢淇奥桑。。我也对伊奥亲子开眼了。。母子年下好萌。。!
小意的俄狄浦斯情结吗?!!

奥厨求勾搭~~~
 
捂脸……谢谢姑娘> <
伊奥虽然感觉太罪恶了不过的确萌嘛(被揍死
勾搭请随意XD,不、不过怎么勾搭?邮件?还是怎么样?QvQ

Body

« »

11 201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Private Heart

淇奥

Author:淇奥
懒散纠结,无能废柴,自作自受
目前主萌:
Merlin:Arthur Pendragon中心,MA为主,A受倾向
House.M.D.:House/Wilson
厨倾向严重,萌点经常迷路,总之慎入
除此之外主要内容为APH奥中心及部分三次元向内容

同萌
西奥同盟
Heart Station
风沙星辰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